第一章 红袍分尸

A-
A+

十年前我进入警校,有着很多选择。因为性子比较犟,不想走爷爷的路,所以我选择了他们从来都没有接触的过的刑警职业--法医。

爷爷知道我的选择后并没有阻止我,而是分派了市里几位优秀的法医专家带我。福尔马林,尸体,内脏,血液……我的世界开始被这些围绕,技能知识水平也在飞速的提升。直到五年前,我从警校毕业,顺利进入警队,心高气傲的认为没有从尸体上找不到的线索,结果报道当天,就遇到了棘手的案子。

报道当天接到报警,城南建筑工地发生了命案。本来这种事应该是主检法医随行的,不巧的是主检法医张震在几分钟之前已经出警了,我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,以实习法医的身份,奔赴了案发现场。

带队的人是潘鹏,他是我爷爷的老部下,一路上对我多有照顾,有说有笑。到了案发现场,气氛顿时紧张起来。

围观的群众有很多,红黄色的警戒线已经拉了起来,分离了生与死。

我朝警戒线内看过去,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躺在一根粗大的水泥柱旁边,脖子处有着一道分外醒目的红疤,给人的第一感觉像是被割喉。但是他整个人躺在水泥柱的姿势很怪异,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。而且最诡异的一点是他的穿着--古代新郎官的红袍子。脖子处往外滴答滴答的流着血,把红色的袍子染的更加的猩红。再往下看,尸体面前的水泥地上,竟摆着一对血肉模糊的耳朵!

我虽然没少跟尸体打交道,但却是第一次直面这么血腥的场面,头皮发麻的同时还让我有些反胃,差点吐了出来。潘鹏,给我拿来手套,安慰我道:“在重案组,以后这种事还会经常遇到,慢慢来,去吧!”

我点点头,准备到第一现场给死者做初检。可这时候我感觉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,回头看过去,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女人,斜着眼对我说:“别去!”

“什么?”我皱了一下眉。这个人看着不像是警局的人,她怎么进到警戒线里面的。

“我说了,不想死,就别去!”

这个女子的声音又加大了几分,吓的我一激灵。

这时候潘鹏和另一个警察连忙走了过来,拖着这个女的就走了--“这是警戒区,闲杂人等不得入内,出去!”

这个女的被强行拽了出去,但是她被拖走的时候还斜着眼瞅着我,看她那眼神,我觉着她的话不像是开玩笑。

“还愣着干啥呢?别听这女的胡咧咧,她就是一神经病。赶紧的,待会儿记者就要来了。”潘鹏在后面催我。

我提心吊胆的走近尸体,其实尸体并没有什么恐怖的,只是刚刚那个女人的说的话,不想死就别过去,真的让我对这个血腥的案发现场打心底有点发怵。

死者的面部表情很狰狞,看的出来死前一定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我轻轻的扒开他的眼睛,涣散的瞳孔对着我,就好像他在盯着我看一样,这种感觉很不是滋味,就跟他是活着的一样。从瞳孔扩散程度还有伤口流血面积来看,死亡应该应该在半个小时之前,一个小时之内。

然后我朝尸体的伤口看过去,脖子处的伤痕很明显,可是当我还没刚碰尸体的头部的时候,他整个头颅直接从身体上掉了下来,滚到了我的大腿上。这突如其来的事吓的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血淋淋的头也顺势就滚到了我的怀里。这一刻,他的两只眼睛突然齐刷刷的睁开,满眼怨恨的看着我,吓得我差点就将这个头颅给扔了出去!

“至于这么害怕么!”潘鹏在一旁把我给扶了起来,看着我怀中尸体的头,又看了眼尸体说道:“这是一起分尸杀人案,把尸体剁成几个部分又拼凑到一起,稍微一碰,整个的就散架了。”

我强打起精神朝刚刚的尸体看过去,发现尸体已经倒在了地上,胳膊和腿明显的被割断分尸了,如果不是那件红色的袍子,恐怕尸体现在早就五零八落了。散落在地上的几块躯干,看上去竟然还有一分滑稽的协调。

潘鹏是见过大场面的,赶忙让人把尸体给收起来,免得在现场引起慌乱。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场,就遇到杀人分尸,还把尸体的零件重新给拼凑上去的场景,说不害怕那是唬人的。其实最让我心底难安的不是尸体,而是刚刚那个女子说的话,还有后来尸体突然睁开的眼睛。

我下意识的看向已经被收起来的那个人头,发现他的两只眼睛是闭着的,根本没有睁开的痕迹。但是为什么我却感觉他的眼眶有些空……我叫过随行的助理,让他把尸体的头拿过来再检查一下,这一看不要紧,我竟然发现尸体的双眼不见了!

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刚刚我明明是检查过了尸体的眼珠子,好好的在那里,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眼珠子就不见了?我叫过了旁边的潘鹏,给他说了眼珠子的事,他却怀疑我是不是看花了,说刚刚看我翻尸体眼皮的时候,他就发现尸体根本没有眼珠子的。

我一下子就愣住了,我明明看到了尸体的眼珠子,而且尸体的双眼还突然的睁开……如果尸体没有眼睛,那么我看到的是什么?心里紧张的要命,我也不好变现我的惊恐,就没有再做声。

受害者的死因还无法判断,不知道凶手是先杀了人分尸,还是直接把受害者给肢解了最后一刀毙命,只好回去等主检法医进行深度事件。我们把尸体一件件的给放到车上准备回去的时候,不知谁突然说了一句:“怎么少了一条胳膊?”

我本身心里就有些慌,听他这一说就更觉着害怕了。我感觉到脚脖子有点粘乎乎的,又有点冰凉,就低头看过去。这一看我就愣住了,死者丢失不见的那条胳膊正挂在我的裤腿上。

见这种情况,我吓得连忙跺了两脚,没想到这胳膊竟跟粘在我裤子上一样弄不下去。潘鹏过来帮忙,仔细一看,也傻眼了。这条胳膊根本不是粘在我的裤腿上,而是死者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脚脖子!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,潘鹏也没有那么淡定了,带着手套把死者的胳膊弄回去之后,坐在车里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。

没想到第一次出警就遇到这么邪乎的事,尸体就在车的后面,我却连头也不敢回,就感觉后面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一样。

一路上心惊胆颤的,可算熬到了警局。到了警局把尸体交给主检法医,这事就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了。

刚进警局的时候正好遇到主检法医,潘鹏过去搭话:“张震,你今天出啥现场去了,害的我们不得已让新同志上场,吓得不轻。”

听的我怪不好意思,正想着快步离开的时候,张震的一句话却让我愣在了原地。

“别提了,今天我也差点吓尿了!城郊那边出了一件杀人分尸案,准确来说应该是肢解杀人案,凶手把死者的身体给卸了,又给装回去。关键是我搬尸体的时候,那尸体的手还抓住了我的胳膊,真他娘的晦气!”

不单是我,就连一旁的潘鹏也愣住了。

怎么会这么巧,难道真的撞鬼了?我莫名的感觉浑身不自在,张震甩了甩他的胳膊也就回去了。

潘鹏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,就让我先回去休息,一切明天再说。我估摸着他心里肯定也在犯嘀咕,只是装的跟没事人似的。

我一听就赶紧的走了,巴不得让尸体离我远一些。可是没想到当我到了警员宿舍的时候,却发现宿舍里乱糟糟的,床褥什么的被扔在地上,到处是水壶的玻璃碴子,而且墙壁上,有着一道清晰的血迹,就好像,是人在被割动脉的时候,喷出来的血洒在墙上一样……

我大声的叫过潘鹏等人,他们看到宿舍里的场景也呆了那么一小会儿。潘鹏看到宿舍里的场景,勃然大怒:“胡闹,这是谁干的!去给我调监控,血样进行DNA数据对比!他娘的,谁这么大的胆子!”

潘鹏虽然不是队长,但是经过他手底下破的案子数不胜数,他的威望在队里还是很高的,所以他一发话,立马就有人行动起来了。

我愣在原地,东西没有丢,唯一令我担忧的和恐惧的,是墙上的血迹。这里是警员宿舍,我把行李放到这里直接就出警了,来回不足两小时,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?新鲜的血腥味让我再次紧张了起来,我知道,这是人血的味道,但是我不知道,这是谁的血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这是我入警队当法医的第一天,故事,也就是在这里真正开了头……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