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鬼节烧纸

A-
A+

太阳落山了,村里各个十字路口、山上各个野坟前都闪烁着点点火光,被凉风一吹忽闪忽闪的看着就渗人。今天是七月十五,这是我们村的人在给老鬼们烧纸呢。

七月十五是农历的鬼节,又叫盂兰盆节。传说这一天鬼门大开,无数阴间的亡魂都会来到阳间,一则故地重游稍解思乡之念;二则已是秋天万物收获,那些食不果腹、经年累月的老鬼也可以享受到后人的一点供奉。

虽然是挺好的事,但是每到这天家里的老人都会叮嘱孩子,晚上千万别出门、厉鬼要来挖心了……固然有趁着鬼节回人间看看子孙的善鬼,自然也有趁乱从地狱跑出来的恶鬼。而且在地府那种地方,好玩意儿真心不多。

而且就算鬼魂没有恶意,活人接触到他们也少不了一场小病,所以鬼节的晚上,千万千万别出门!

不过我们家是例外,我妈早早的给我熬了一碗驱寒的姜汤,同时姜又属寒,能压一压我身上的阳气。喝完我就出门了,全家都用担心的目光目送我离去。老周已经死了三年了,每年都是这样。

我去了我们村死人最多、最阴最邪、走夜路从没有人敢经过的十字路口,理由很简单——这里鬼多,我今晚就是来找鬼的。

我叫王续,因为一些难以启齿的原因,必须得时不时的搞只鬼来玩玩。但是我们这穷乡僻壤的,就是全村死绝了也不过百十来号人,平时弄个这玩意诚费劲了。不过七月十五鬼开门,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有不错的收获。

你们可别误会,我不是和尚也不是道士,更不是阴阳先生,只是蛤蟆村的一命普通村民,没有他们那么高的出场费,抓鬼纯粹是生存需要……

秋天夜里是真特娘的凉,我搓搓手揉揉眼睛,然后就看到前边有一缕绿光晃晃悠悠的来了。要是别人鬼节晚上看到这玩意肯定得下个半死,但我心中却是暗喜,终于等来了!

鬼魂分很多种,也有很多颜色,其中以绿色、白色的居多,白色大都是颜值很高的女鬼,绿色一般来说是因为鬼魂比较猥琐……不过这都不重要了。

我猫着腰,靠近了那只懵懂的绿色游魂。鬼魂在飘游状态下看不出生前的样子,只是一个光团而已。

我屏住呼吸,用一面镜子按住心口,慢慢的靠近它,绿色游魂完全没有察觉。心脏不停跳动,是维持人活下去的能量,鬼魂可以通过它远远的感觉到人过来。不过镜子属阴,把它挡在心口鬼就察觉不到了。

我绕到绿色游魂身后,伸手揪住了它的小尾巴,顺手就塞进了提前准备好的矿泉水瓶里,我的手和矿泉水瓶上都有提前画好的符咒。

我捉鬼的方法不属于佛门也不是道教,纯粹的野狐禅加四不像,是八年前一个老混蛋教我的,不过他现在死了。

那老头生前跟我说,我们这一行虽然佛道都不沾,但是和尚道士会的我们也可以会,去偷学就行了!我们这行叫‘术士’,顾名思义就是‘学法术的人士’,无论什么门派都对术士畏之如虎……倒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强大,而是因为我们喜欢偷学他们东西。

因为偷学的多了,所以术士的法术往往简单粗暴,不拘一格又效果奇好,就比如用矿泉水瓶子装鬼……

当然了,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。

我总共带了十只矿泉水瓶子,每个瓶里能装五六只鬼,我就像捉蜻蜓一样在周围的草窠里蹦来蹦去,没一会就装满了六七只瓶子。

这个效率已经比三年前快多了,所以我停下来开心了一会,可就在我要继续快乐的捉鬼时,却看到全村最偏僻、死过人最多也最邪性的十字路口,正有人烧纸呢。

在烧纸的是个女孩,她穿着干净又新潮的白上衣、牛仔裤,脚上是还没流行到村里的运动鞋,应该是村里哪个老人的孙女,回乡来祭祖的。

前几年村里经济也上来了,一些有钱的都搬到了镇上,我们家属于没钱的那种,所以我还在村里自由自在的瞎混。

女孩的皮肤很白,模样也周正又精致,一看就是没经历过风吹日晒的,远远看着让我不禁老脸一红……

不过再漂亮的人,在这个十字路口烧纸,也一样是要招鬼的,这儿的怨气实在是太重了。

女孩本来画了一个圈,在圈里烧着黄纸、金元宝什么的。这是烧纸的规矩,子孙画圈,圈里面的冥钞就是给自家祖先的,别的鬼进不去也动不了!不过这女孩选在这个地方烧纸,胆也是够肥的……

“呜呜,爷爷,你在那边好吗,乐乐心里苦啊……”一边烧纸,女孩一边嘤嘤哭泣着,当真是我见犹怜。

这么漂亮的女孩,今晚要不是遇上我就真要交代在这了,因为她犯了烧纸的一个大忌——抠门。

所谓抠门,也就是只在自己家祖宗的圈里烧,不管孤魂野鬼死活。

一般来说,在十字路口烧纸除了要给自家祖宗画个圈之外,还要在纸烧起来之后往圈外甩个三五张,打赏路过的孤魂野鬼。一来让他们给自家祖宗让出一条路好取钱,二来冥钞除了能在阴间流通,还有安抚鬼神的作用。

所以在我们农村家里的孩子冲撞鬼神犯了邪病,先生一般都让给人家烧点纸赔个不是,就是因为它能安抚鬼神。并非是鬼神都贪财,只是我们老百姓不懂给闹误会了。

这妹子就是只在圈里烧了,所以现在围在她身边的鬼魂……都够开个展览会的了。女孩对此浑然不觉,还在边烧纸边哭。

亲人的哭声是能够吸引逝去先人的,所以她死去的爷爷很快就来了,这是个看上去有些面善的老爷子,应该是我们村的……不过我有点脸盲症,别看在村里住了这么些年,除了村里的小媳妇、小寡妇,我还真认不出几个人来。

女孩还在嘤嘤地哭,我从兜里掏出柳叶擦擦眼睛,把围着的鬼魂看得更清楚了,而且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——

那女孩的爷爷,是被七八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反剪着胳膊押来的,他痛苦的看着犹在烧纸的孙女,一脸的不情愿和无奈……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