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、古怪的小区

A-
A+

很多时候惊喜总是不期而遇,比如艳遇……

那天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,是同事沈佳珺打来的,她说家里电脑坏了,想要身为软件工程师的我帮忙修一下。

沈佳珺是公司里女神级别的美女,追她的男孩子从南大街排到西河边了,像我这种要啥没啥的屌丝是不可能入人家眼的,平常也只是普通同事关系,如今人家一个大美女叫我去她家修电脑,这么好的独处机会,怎么让我不激动?

稍微收拾打扮,看看手表,嗯,不到九点,出发!

沈佳珺租的房子在郊区,比较偏远,平常只有一趟公交车来往通行,这个点肯定也没了,我也只好在路边拦出租车。

“哥们儿去哪啊?”司机师傅探出头问着。

“黎阳小区。”

听到这四个字,司机脸色顿时变了,连连摇头:“不去!”二话不说一踩油门就溜了。

等我反应过来,车子都开出好远,看着飞驰而去的出租车,我暗暗嘀咕一声:“现在出租车都这么没素质么!说好的不能拒载拒乘呢?”

没办法,只好打下一辆了。

可奇怪的是,一连好几辆车,司机一听我要去黎阳小区,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开跑,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叹口气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小伙子,算了吧,你很难打到车的,没人愿意去那地方。”

“没人去?为什么?”我好奇的问着。

“因为那里去不得!”司机丢下这么一句话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,也是一脚油门溜了。

不行,女神向我求援,正好是拉近关系的好机会,无论如何必须去!想到沈佳珺这个极品美女正在家孤单单等着我,我越发兴奋起来。

皇天不负苦心人,在我的坚持下,终于拦到了一辆车,这次我学乖了,先上车再说。

司机听到我要去黎阳小区,又不好赶我下去,只能无奈地摇摇头,喃喃说:“呵呵,又是一个不怕死的。”

“师傅,您这话什么意思?”我坐在后座问道。

司机没答话,继续开车,气氛一下子压抑起来。

车子越往城外开,街道上人就越少,离开市区没多久,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,一轮森然惨白的月亮高高挂在天上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总感觉今晚有点不对。

车子开到了一片小树林,两边的树木高低不齐,在月光的反衬下显得诡异无比,偶尔刮起一阵风,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让人心里发虚。

“我说,你应该是个大活人吧?干嘛想不通跑黎阳小区去?”可能是感觉太压抑了,司机开口问着。

“哦,我同事电脑坏了,叫我过去修电脑的。”我回答道,同时心里纳闷起来,我不是活人,还是死人不成?

“哦。”司机应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没多久,黎阳小区到了。

这个小区不算大,顶多十栋楼,每栋楼只有十层高,现在还不算晚,但小区冷冷清清的,没什么人走动。从那些楼房窗户透出的灯看,入住率不到十分之一。

我下车后直奔小区门口。可是走着走着,一股强烈的不安情绪涌上心里。

现在还不到十点钟,可这小区竟然黑灯瞎火的,惨白的月光照下来,安静得可怕。

我给自己壮壮胆子,走上前去,小区铁门锁了,必须刷门禁卡。

铁门旁是保安值班的传达室,我走上前敲敲门,小声的问道:“有人吗?”

没人回答,只有墙壁上的一口钟表在滴答滴答的走着时,在黑夜里这种声音显得十分恐怖,我开始用力的敲门,大声喊了一句:“喂,有人吗?”

仍旧是没人回答,我奇怪的转过身,按道理说现在的小区都有保安值夜班的吧,难不成这保安上厕所去了?

我掏出手机,准备给沈佳珺打电话给我开门,可就在我不经意的一回头时,我竟然看见那间传达室的窗户在月光的照射下,浮现出一张人脸!

这是一张如纸般惨白的人脸,毫无血色,无神地眼睛在直勾勾的看着我!我只感觉浑身汗毛都要炸起来了,情不自禁大叫一声,不由自主后退两步,手机也摔在了地上——保安室不是没人么?

“吱呀”一声,传达室的门开了,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出来,面无表情的看着我,问道:“找谁?”

他声音干巴巴的,给我的感觉就像很久没喝水了一样。

“你好,我找一个叫做沈佳珺的女孩子。”说着我掏出了身份证递过去。

那个保安伸手接过我的身份证,低头看了看,走进传达室登记去了。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老是感觉这个保安走路的姿势十分僵硬,很不自然。

今天晚上的事情还真是奇怪。

我心里嘀咕着,那个保安已经打开了门,把身份证递给我的时候,那个保安还说了一句:“小伙子,看你人还不错,听我一句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办完事情赶紧走吧!”

怎么回事?怎么今天晚上老是听到这种话?先是开车的司机,接着又是这个保安?我看了看前面黑漆漆的黎阳小区,心里感觉直发毛,难道这个黎阳小区有什么古怪不成?

“谢谢大叔。”我随便应付了一句,就走进了黎阳小区。

小区前面有一个小小的花坛,里面种的花草我叫不出名字,可是在我看来,这些花草还是很漂亮,可是在月光的照射下,反射出一种诡异的血红色,倒是平添了一些凄凉美。

“咯咯咯,来人了,终于来人了。”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,我浑身一个激灵,猛的看向四周,没有人。

我声音都发颤了,壮起胆子大吼着:“谁?是谁?”

依旧没有回答,但笑声继续回荡,感觉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,又好像四面八方都是这种声音,我打了个哆嗦,加快脚步,朝沈佳珺的家走去。

月光下看什么都很模糊,脚下的路都有些看不清。该死,这个小区竟然连一盏路灯都没有!家家户户黑灯瞎火的,闹鬼呢这是!

借着朦胧的月光,我模糊的看到前面的走道上有一个老太太坐在藤椅上,手里拿着一把大蒲扇微微的扇着,看样子好像是在乘凉。

我赶紧走上前,问道:“老太太,请问第六栋在哪里?”

老太太没说话,甚至连眼皮都没睁开,我又加大些声音:“老人家,请问第六栋在哪里?”

“往前面直走,拐个弯就到了。”老太太仍旧没睁开眼,依旧微微的扇着蒲扇。

“谢谢了!”我道了一声谢,准备离开。

“小伙子,记着,路过第三栋时,无论里面动静有多大,你可千万别进去!”老太太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听起来瘆的慌。

我心里嘟囔一句,难道第三栋有鬼不成?管它呢,反正我又不是去第三栋,沈佳珺说过,她住在六栋六楼。

表面上我很随意,可这老太太的提醒还是让我留了个心眼儿。

第一栋,第二栋,第三栋

每栋楼的前面都有块提示牌,走到第三栋的时候,我眼睛死死盯着,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,就在我暗松一口气的时候,一阵古怪的声音响起。

沙沙,沙沙。

那古怪的声音由远到近,渐渐的,我听到了小孩子的笑声,这声音越来越大,我吓得浑身发抖,眼睛死死看着第三栋那一片漆黑的出口。

在森冷的月光下,一辆遥控车从第三栋的楼道口慢慢地驶了出来,撞在我脚上。接着,我看见两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从第三栋楼道口出来,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男孩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我,往前走了几步,摸着小脑袋说:“大哥哥,要一起玩遥控车吗?”

“妈呀!”我看了那男孩一眼,吓得七魂不见了三魂,不管三七二十一撒腿就跑,因为我看见在月光的照射下,那两个走出第三栋楼楼道口的男孩竟然没有影子!

后面两个男孩的笑声越来越模糊,正当我松口气的时候,那辆小小的遥控车快速地朝我跑过来。

黑白交间的车身,以及车头上一个大大的“奠”字表明,那是一辆灵车模型!

我撒腿狂奔,一路跑到六栋六楼,也顾不得什么绅士不绅士了,大口大口喘着气,死命的敲着沈佳珺的门。

沈佳珺开门了,她看着满身大汗的我,先是惊讶,接着嘟着嘴巴抱怨道:“怎么这么久?我都打了你好几个电话了!”

听到这句话,我掏出手机,屏幕上面显示这个地方一格信号都没有,我只好抱歉的笑笑:“对不起啊美女,小区里没信号,我没接到你电话。”

沈佳珺哦了一声,侧开半边身子:“进来吧。”

进去之后我才发现,房间虽然只有一室一厅,但就这么个小套间硬是被她给打理得温馨好看,浅蓝色的墙壁,淡粉色的天花板,再加上阳台上摆放的的花花草草,看上去给人感觉很温馨很舒服。

“嗯,你家挺漂亮的嘛。”我由衷地夸了一句,除了沈佳珺之外,这里就我一个人了,嘿嘿,天助我也!

“呵呵,难得有人夸奖我一次。”沈佳珺笑呵呵地给我倒上一杯红酒,我和她碰了一杯,一口气喝到底。

虽然知道沈佳珺找我是修电脑的,但是此刻美女配红酒,我当然不会傻乎乎问她电脑在哪儿,自然要跟美女多相处一点时间。

能在女神家和女神一起喝酒,是公司里多少屌丝男的终极梦想。

一口酒下肚,感觉自己胆子大了不少,我看着旁边的沈佳珺问:“美女,你难道不觉得,这个小区有点不对劲吗?”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