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大婚突变

A-
A+

孟德627年,是年诏曰:吕家长女,名门毓秀,德惠兼备,钟祥世家,性秉端庄。兹仰承皇太后慈命,以册宝立为太子妃。

太子大婚,长安城十里街,整整摆了一个月的流水席。

东宫内一片喜乐喧哗,到处都是刺眼的红色,几位皇子从前厅一路喝到花园里,喧闹声一阵高过一阵。

昏暗的洞房内,大红色纱帐随风扬起,里面一对儿纠缠的人儿若隐若现,颠鸾倒凤,巫山云雨。

随着喘息声愈来愈急促,半掩的房门砰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,原本应该待在洞房里的太子殿下竟然出现在房门处,满眼嘲讽和鄙夷!

随着孟亭咨进来的还有她的父母,丫鬟奶娘,以及前来参加婚礼的各路夫人小姐......

章嘉悦微微睁开沉重的双眼,原本混乱的思绪猛然清醒,孟亭咨在门口,那么覆在她身上的人是......

一张面带淫笑的妖孽男子,怎么会是他?

“怎么会这样?八皇子和太子妃......他们怎么会在一起?还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?”

“南朝第一才女,没想到却是个人尽可夫的下贱女人,可怜了太子殿下了,竟然被蒙骗至今......”

“可不是么,也不知章家是怎么把这么一个人女儿说成品性兼良的才女的,脸皮真是厚,现在可是打脸了......”

章嘉悦张嘴欲辩解,然而此时却浑身发软,说不了话,她看见自己的父亲母亲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走进来,满眼的震惊和痛心,他们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女儿,如今竟然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!

章嘉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满脸羞愤的离去,她惊慌失措的看着一众人对她点头论足,无情的话语令她无处藏身,这样赤身裸体的并且以这种羞耻的姿态展向众人,她真希望这是一场梦......

不过几日光景,南朝第一才女——风光无限的太子妃因行为不检点而被打入冷宫,永世不得出来。

冷宫中,寒风充斥着整个破烂的殿宇,章嘉悦瑟缩在角落里,眼神呆滞,那日的事情犹如一场梦一般残酷,天堂与地狱,只不过是转瞬之间,她连句解释的机会没有......

叮环佩响,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,不用看她也知道是谁来了!

“娘娘您小心身子,可别出了差错,太子殿下可是会心疼的。”

熟悉的声音,这是在她身边服侍了十六年的连翘,此时竟然成为了章嘉琪身边最为受宠的婢女!以前所有她拥有的一切,如今都被章嘉琪收入囊中,仿佛前十六年真的只是一场梦一般,章嘉琪是她,而面前这个锦衣华服的女子才是章嘉悦!

章嘉琪淡淡一笑,迎上章嘉悦的目光,温声朝连翘道:“连翘,这些年你委身在这贱人身边,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
连翘忙低头恭敬道:“为了太子妃,奴婢做什么都是值得的。”

章嘉悦麻木的眼神越过她们看向后面那位已过五十的妇人,那是她的乳娘,从小被她视如亲娘一般对待的女人,如今竟然也站在了章嘉琪身后,她最看重的,最信任的人,原来都是她亲自豢养的敌人!

人生最大的悲痛,莫过于被最信任之人背叛了吧?

爱人,亲人,姐妹......

“知道本宫要来,父亲也没有让本宫给姐姐你带句话,姐姐,你那日真是让父亲伤透了心啊。”章嘉琪居高临下的蔑视着那个角落里可怜的女人,她现在完胜,正是该享用胜利果实的时候。

章嘉悦看着她凸起的腹部,依然毫无波澜,她忽而开口,嗓音嘶哑:“那日的事情,你比我更清楚究竟是何原因,何必在此惺惺作态。”

章嘉琪冷笑一声,她优雅的上前两步,抚了抚鬓间的珠钗,漫不经心道:“其实啊,我也实在是可怜姐姐你,孟亭咨她根本不爱你,当然,他也不爱我,不过......我也不需要他的爱,我需要的是权利以及至高无上的荣誉,而他需要的是这个。”她指了指自己的头部,“而我,刚好比你有。”

望着章嘉悦眼中深冷的寒意,她后退两步,双手紧紧护住腹部,仿佛生怕章嘉悦扑上来一般。

不料章嘉悦依然一动不动,不用章嘉琪说,她在那日已然发现了这个事实,不过......她看向连翘,冷冷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背叛我的?”

连翘在章嘉悦凛冽的目光直视下心虚的低下头去,又忽然抬头轻蔑的看着章嘉悦道:“背叛?我本来就没有效忠于你,何来的背叛?从一开始我的主子就只有太子妃一个人!”

章嘉悦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,无论她说的是不是真的,那么她头脑确实不如章嘉琪,否则也不会到今天这般地步......

“林妈妈,把东西端过来吧。”章嘉琪朝身后的妇人道。

林妈妈顿了顿,抬头看了眼章嘉悦又急忙低下头去,迈出去一步便再也挪不动步子,这个姑娘几乎是她一手带大的,以前是多么的光鲜亮丽活泼,现在却连乞丐都不如......

“林妈妈!”章嘉琪忽然加重的语气。

林妈妈身子一抖,红着眼走到章嘉悦身前,缓缓将那瓶鹤顶红放置章嘉悦面前,她颤抖的收回手,满脸痛苦的走回章嘉琪身后,扭过了头去。

章嘉琪看了她一眼,冷笑道:“怎么?心疼了?是你亲生女儿的命重要呢,还是这个和你毫无血缘关系的千金小姐的命重要?看来你也已经做了决定了。”

说罢,她又朝章嘉悦笑道:“姐姐现在定然心寒吧?被自己身边的人背叛,孤身一人的滋味,如何?”

章嘉悦从林妈妈身上收回视线,她心如死灰,已然感受不到疼痛了:“你我有血缘关系的人都能狠毒如此,又何谈那些本就没有什么关系的人?她为救自己亲生女儿,尚有人情可言,你呢?”

章嘉琪的笑意僵在了嘴边,她忽而便的面部狰狞,愤恨道:“我?没错,你我的确有血缘,那又凭什么你样样比我好?只不过是因为你是嫡我是庶罢了,所以我就必须活着你的阴影之下?现在又怎么样?你最后还不是一无所有,原本属于你的,现在都是我的了,章嘉悦,我并不比你差!你现在体会的都是当初的我的感受,凭什么你可以高高在上享受一切,而我却因为庶出的原因却要什么都让着你,现在也要让你来尝尝这被世界抛弃的滋味了!”

说到这里,她心情仿佛好了很多,拍了拍手,两名太监拖着一位浑身是血的女子进来,随手仍在了地上。

“漱玉?”章嘉悦瞪大双眼,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毫无生气的人儿。

章嘉琪冷笑道:“这个贱人居然还想着救你出来,真是痴人做梦!顽固不化,我许了她那么多的好处,她还要站在你那边,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!”

章嘉悦再也无法继续镇定下去,她双眼赤红,愤怒的指责章嘉琪:“你对我不满,那就都冲我来好了,何必跟别人过不去,你放了她,要杀要剐,我都悉听尊便!”

“如此,岂不是太便宜你了?”章嘉琪唇角微勾,她看了眼地上血淋淋的人儿,“让你众叛亲离果然还是不能消我心痛之恨,若只是让你受皮肉之苦,我也不能解气,所以,我想了个好办法......”

章嘉悦睁大眼睛看她准备做什么,她脸颊消瘦,更突显的一双眼睛大的吓人。

章嘉琪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刀出来,她先是蹲在林漱玉身边,看着章嘉悦惊恐的神情,笑着割下了林漱玉的一根手指。

“住手!”章嘉悦几近疯狂,她想奔上前去,却被人死死的按在地上,那个没有生气的人儿仿佛已经感受不到疼痛,手指与身体分离,也就只是微微动了一下,直至十个手指分离,章嘉悦已经再也看不下去了!

“漱玉......”我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......

“怎么这就受不了了?”章嘉琪冷冷的看着这一切,她把刀扔给了连翘,“把她的耳朵眼睛鼻子,都给我割下来!”

章嘉悦已经无力说话了,她的脸被人踩在地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好的姐妹被人如此糟蹋。

连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手抖的无以复加,却在章嘉琪的面前不敢示弱,只得按照指示一一去做,还不到最后,林漱玉却已经断了气。

章嘉琪看了眼,嘲讽道:“真是没劲。”

殿内一片狼藉不堪,章嘉琪让人放开章嘉悦,将林漱玉再次拖走,只余下一些骇人的残肢!

她转过身去,微微侧头,道:“我突然反悔了,本来想赐你一杯毒酒,好像太便宜你了。”

章嘉悦眼神呆滞的看着她,刚才的场景在她脑中挥之不去。

“碎尸万段?好像有点太恶心了,不如施以凌迟,我想看你能坚持多少刀?想来也是极有趣的。”

“原来你这么恨我......”章嘉悦竟然笑了起来,她这一生活的太蠢,可怜到最后还要任人宰割......

“来人,把我的好姐姐架起来......”

脚步声越来越近,章嘉悦看着眼前刺目的白墙,蓦地一狠心,狠狠地撞了上去,鲜血崩出,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......

“小姐!!!”

好像是奶娘的声音......

章嘉琪气急败坏:“你们这些蠢人怎么办事的,居然让她自杀了......”

章嘉悦突然觉得松了口气,看样子她是活不成了,还好,没有落在章嘉琪的手里......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