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未婚先孕

A-
A+

我在乡镇医院做实习医生的时候,遇到了一件非常古怪的事,也是这件事,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
我每个月会下乡一次,给当地村民看病,在一个叫恋山岭的村子,我认识了一个女孩,她叫唐晓洁,只读了初中一年级就辍学了,她和其他村子的孩子一样,因为山区贫困,很多孩子读完初中就打工了。

唐晓洁今年正好十八,长的亭亭玉立,尤其是那皮肤,如羊脂一般白皙,她是附近村子最漂亮的女人,甚至有人叫她白仙子。

我记得她以前皮肤根本没有那么白,山里的孩子哪里知道保养,从小就洗衣做饭做做农活,很多女孩的皮肤跟男孩子的一样黝黑,健康。

正因为她皮肤的异样,我每年下乡都会专门去她家给她做详细的检查,每次检查的结果,非常健康,但村子里的很多老人说,一般身体有异象的人,都活不过十八岁。

我们彼此加了微信,经常聊天,渐渐地熟了,她来镇子打工后,我们也经常见面,是关系很好的朋友,她没事了也会来医院看我。

我接下来要说的事,就跟她有关。

那天我们医院来了一个老人,说他隔壁村子恋山岭出了件怪事,一个女娃没结婚却怀孕了,当时来看病的人较多,大家七嘴八舌地聊开了,说现在这事不稀奇,未婚先孕的人多着呢。

老人说那个女娃不但没结婚,连男朋友都没找,她先前只是肚子疼,去医院检查了,医生说她怀孕了。

女娃的家人很恼火,毕竟这事很不光彩,女娃却坚持说她没让一个男人碰过,并且还做了检查,还真的是黄花闺女。

这种情况很罕见,但小蝌蚪是会游泳的,这种案例也有。

老人说,更诡异的事还在后头。

女娃得知自己怀孕,一连哭了好几天,非要把孩子流掉,在流掉孩子前,得再做一番检查,结果那检查的仪器坏了。

女娃拿出先前检查的单子给医生看,医生给了女娃打胎药,女娃回去吃了后,没有一点反应。

医生说得做人流,结果在准备做人流的时候,那医生晕倒了,后来换了几个医生,医生不是伤了自己的手就是晕倒在地,甚至有个医生还发了疯。

这事越传越大,有人说,那女娃怀的不是一般的孩子,流不得,甚至还有人说,那女娃怀的莫不是鬼胎吧。

大家听了,顿然议论开来。

中国古代有一个传统,凡是名人、富贵之人出生必定会有不同于平常人之处,像有个皇帝他母亲梦见一条龙进入她体内,然后生下了他。

这些故事来自民间,更多的是神话传说,真实性不高。

我问老人,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,老人说不知道。

我想起了唐晓洁,她也是恋山岭的,便在微信上向她询问这事,但唐晓洁一直没回复,我们似乎有二十来天没有在微信上聊天了,最近也没有见到她。

白天我还在想,不会那个女娃就是她吧?结果晚上就证实了。

下班回家后,跟父亲说起了这事,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医生,只不过他右手不太灵活,很少给人看病,如非是一些疑难杂症,他才感兴趣。

父亲听了这事,脸色阴沉,似乎很不高兴。

天还没黑,一辆面包车停在我家门口,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,其中一人是唐晓洁的妈妈,他们是来请我父亲去看病,我这才知道,白天老人所说的女娃就是唐晓洁。

我吃了一惊,唐晓洁怎么会怀孕?

一开始唐晓洁想把胎儿流掉,但吃的药都没作用,而给她做人流的医生不是晕厥,就是傻了,导致所有妇科医生谈之色变。

唐婶就劝唐晓洁,莫做人流了,大不了把孩子生下来。唐晓洁同意了,可接下来没多久,每到晚上十一点左右,唐晓洁的肚子就疼,一连疼两个小时,疼得她在床上打滚,死去活来。

唐晓洁去了几家医院,甚至是三甲医院,各种仪器检查,医生都找不出原因,无奈之下,唐婶来请父亲去给唐晓洁看看。

谁知父亲一口拒绝了,直称这病他看不了。

父亲的性格我颇为了解,一般的病他不看,都是交给我,但这种无人能治的病他绝对是有兴趣,很多人都慕名而来,那些疑难杂症,父亲基本都能解决。

父亲在镇子上很有名望,但为人低调,很多大医院的人都请父亲过去,被父亲一口回绝,对于这点,我一直想不明白,父亲也一直都不告诉我原因,只是说,我妈死后,他发誓,不离开这里。

母亲是难产死的,我是父亲亲手接生的,母亲却没有活下来,或许,这是父亲心中永远的伤口。

为什么他还没有看到唐晓洁就直接回绝呢?这不是父亲的风格。

唐婶央求父亲,只要能治好唐晓洁的病,要她干什么都可以,把她家的房子和钱都给父亲。

父亲态度十分坚决,说这病他看不了,并且非常不耐烦地将唐婶赶走了。

我看不下去了,问父亲为什么不给唐晓洁看病,父亲板着脸叫我不要管。

见父亲生气,我不敢再多嘴,你不看,我去看,病人家属来医院看病,你不看,这传出去,让别人怎么看我们父子?

再者,作为唐晓洁的朋友,我怎么能袖手旁观?

我偷偷地去了唐晓洁家,想看看她的情况。

当我知道唐晓洁怀孕后,我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我了解唐晓洁,虽然脾气不太好,但绝对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,为什么会怀孕呢?

来到唐晓洁家后,当我看到她时,吓了一大跳。

唐晓洁的皮肤很白,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百合花,比惨白还可怕!

才多久不见,唐晓洁瘦了一大截,小腹微微隆起,脸色也非常苍白,眼圈深陷发黑,就像一只瘦猴子。

看到我时,唐晓洁坐在床上不做声,脸上带着委屈。

人都瘦成这样子了,眼圈发黑,医院说检查不出来什么么?

我问她怎么怀孕了,唐晓洁说她也不知道,我说给她检查检查,她同意了。

我给她把脉,然后听诊,按肚子,我发现唐晓洁的确有怀孕的迹像,身体也非常健康。

“晓洁,你给我说一说,这到底怎么回事?不用担心,我会帮你的。”我心里有些莫名的怒火,但是我压了下来,唐晓洁因为这件事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,无论作为朋友还是医生,我都要慢慢的开导她,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唐晓洁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怀孕的,大概二十天前,我突然肚子疼,以为是肚子受凉了,吃了药,第二天肚子更疼了,这几天,一天比一天疼……”

唐晓洁去了很多医院,检查结果,身体健康,还有几个医生出事了,要做人流的医生全部晕倒,至于那个发疯的医生,其实是谣传,那医生受到了惊吓而已,只是事情过去后,那医生却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唐晓洁的事情很古怪,甚至是诡异。

我问她肚子还疼不疼,唐晓洁没有回答我,让我给她检查,说她最信任的人就是我。

唐晓洁把裤子脱了一半突然止住了,她两只腿紧紧的夹在一起,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丝羞红,不敢看我。

我看到了她大腿很瘦,好像皮包骨头,穿着宽裤子还真看不出来,她的身体太差了,就算是怀孕,为什么会变的这么消瘦?

“孙医生……”唐晓洁的声音很低,又提上了裤子,“不检查那里,可以检查出我是处吗?”

看到唐晓洁委屈的神色和难为情的眼神,我也很尴尬,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孕妇,作为一个医生检查身体很正常,可是,我突然也难为情了。

从她纯真的眼神深处,我相信唐晓洁是一个处,但是,为了确定,我还是要检查一翻,因为,我真的不敢去相信,一个处会怀孕。

我坐在了唐晓洁的面前,抓着她枯瘦的手,给她一个信任的眼神,道:“相信我,我一定会查清楚的。”

唐晓洁点了点头,然后躺在床上,闭上了眼睛,咬着嘴唇,“孙医生,你脱吧。”

看着唐晓洁的神色,我明白,没有男人看过她那个地方。

她很紧张,也很害怕,作为医生的我,不知道怎么的,也有些紧张起来。

我的手拉向了唐晓洁的裤子,轻轻的向下拽,唐晓洁下意识的拒绝,甚至右手抓住了裤子的一边。

我说道:“没事的,一分钟时间就好了。”

唐晓洁的手松开了,我使劲的脱了唐晓洁的裤子,因为她不停的在下意识的拒绝。

将裤子放在了一边,我的双手按在唐晓洁双腿的膝盖部位,将她的腿慢慢分开……

唐晓洁开始慢慢的配合我,“腿弯起来,全身放松。”

要检查是不是处,其实很简单,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手指放在女人的后面的里面,有利于前面张开,然后另一只手检查,要检查的东西,在里面1.5厘米处,一分钟时间就会检查出来。

“开始可能稍稍有点疼,你放松就可以,就不疼了。”我叮嘱着。

“疼!”我的手刚放进去,唐晓洁大喊了一声。

“疼,孙医生,疼……”唐晓洁的脸上有些潮红。

正在这时,房门被推开,唐婶就走了进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