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多了个她

A-
A+

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热门话题:有一个有趣的女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?

那我来说说我自己的真实经历吧,小时候不听话经常跟小伙伴乱跑,半夜去坟地拉屎,捉萤火虫等都干过,尤其爱往一些人烟稀少的地方玩,美其名曰是探险,其实就是比谁胆大,到最后害怕的那个人一定会被大家嘲笑,然后大家想出孬点子再捉弄他。

有次一个小子提议说去河坝下面抓鱼,农村孩子水性都不错,但大家都知道大河坝哪会有鱼!逢年过节,河坝里都会淹死几个人,久而久之,村里人都觉得那里非常邪乎。

一到晚上河坝显得更加黑漆马虎的,别提多吓人了,大人们也常互相告诫,河坝下面容易出事,千万不要在晚上搁那瞎逛。村里有个叫刘大壮的说他有次干活比较晚了,路过村口大河坝的时候,看到一群白色的狐狸在水里游泳,他当时还以为看错了,离近了一看,那几个狐狸竟然披着人的衣服上了岸,还对他呲牙咧嘴的笑。

刘大壮被吓的胆儿都破了,拔腿就跑,不过他每次说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当作乐子听。

一想到刘大壮的话,我心里毛毛的,就说大家互相牵着点,千万别失足掉下去,水深不说,大晚上的一旦落水可不还救。没想到我话刚出口,一伙人都笑了,那几个比我年纪小的毛孩反过来说吴遥哈破胆咯!

我们村庄大部分都姓刘,我家本来就是小姓,打小我就看不惯他们抱团欺负外人,所以每次出去耍我都是冲在最前面的。我也懒得再废话,走到大坝头的时候,我说没路了,咱们回去不。

比我大两岁的刘宇突然指着前面说,那里有个洞,咱们进去看看吧。

我用手电筒照了照,果然有个半米高的洞口,我心想刘宇眼够尖的,没等我说话,后面几个小伙伴已经忍不住往上爬了,我看了眼洞口离地面的高度,心想这要是掉下来八成要落水的。我犹豫了一阵子,最终还是跟了上去,索性谁也没有出意外,等爬进洞里的时候,所有人都傻眼了,半大的孩子知道个啥,一看到七八条尸体横着躺在洞里,第一个反应就是跑。

那一幕我记得尤为惊心,等所有人都跑走的时候,我还傻蹲着那里,因为在我手电筒照着的不远处,躺着的那个人正是我失踪十多天的二叔,二叔的尸体没有腐烂,两只眼睛深深的凹陷着,瞳孔好像被人挖去了。等我反应过来就剩我一个人时,手腕突然一凉,跟被人抓住了似的,我更加害怕了,一想到刘大壮说的那些话我以为是碰到妖精了,叫了声娘呀,救命,果断的跳了下去。

回到家我没敢跟爸妈提起这事,不为别的,怕挨揍。接水洗澡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手腕上多了几条红印子,被什么东西捆过似的,又很像手印子,我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。晚上睡觉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个披着狐裘大衣的古典女人出现在我面前,然后摸着我的手腕问我疼不,我当时被她的美貌惊呆了,总觉着这女人比画里的女神仙还漂亮,等我醒来后,手腕上的红印子竟然奇迹般消失了。

这事我一直没跟父母提过,之后我去上学,跟我同班的几个伙计竟然都没来,后来才知道他们都生病了。回到家我爸板着脸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跟刘宇他们去了大河坝,我嗫喏着低着头不说话,我妈劝了几句,我爸才善罢甘休,然后很生气的告诉我那个地方邪气的很,大人都不敢涉足,我们去的那几个狗娃子爹妈都找上门了,只有我好好的,他们家孩子不是高烧就是说胡话。

我咬着嘴唇思索了半天,然后告诉我爸说我在大河坝看到了我二叔。

我爸惊恐的问我真的假的,我点点头说真的。

当天下午,村里来了十多个警察,他们戴着防毒面罩去了大河坝,围观的人很多,当看到警察从河坝里抬出一具又一具尸体的时候,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恐惧。我爸除了恐惧,也有失望,因为他并没有看到我二叔的尸体,我也很奇怪,记得自己明明在里面看到了二叔……

后来村里多了一种说法,称大河坝为吃人坝,之前村里失踪过的人都在那里发现了。再过没几天,村长从山里请来了个道士,那道士刚开始很自信,说不管是狐妖也还,吃人精也罢,甚至是厉鬼,他都能解决。

我家也掏了份子钱,自然而然要去看道士做法。

可没想到,那道士在河坝做到一半的法,突然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,见人就说要不得,要不得……

村长抓着他问他怎么了,只见那道士像得了失心疯似的甩开村长,拔腿就跑,村长带着我爸他们去了道士家兴师问罪,结果到了才发现那道士竟然缩在牛棚里,一家子人怎么劝他都不出来,道士一个劲的说有人要杀他,过了今晚他就没命了。

我爸他们看道士不像是装的,一伙人赶紧退了回来,到最后商讨的结果是河坝是禁地,以后不准任何人再去,发现谁在那里驻足就罚他们家两个月领不到补贴金。

后来跟我关系不错的伙伴没人再敢提大河坝的事了,而刘宇自从那次大病后,人消瘦了很多,个子也不长了,他爸妈找了很多先生,就是看不好,刘宇也变得沉闷起来,变得不合群。

这还不算,跟我一起去河坝洞里的另外几个,也没还到哪儿去,轻者大病一场,严重的卧床不起,小半年才逐渐好转,大家都以为我是最幸运的那个人,但实际上,最诡异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。

我们邻村转来了个女学生,叫田洁,梳着马尾辫,声音很甜,在我们班很讨人喜欢,不管男生女生都爱往她身边凑,我虽然相对内向,但看到漂亮的女生还是禁不住的想跟她多说几句话。记得有次我骑自行车回家,看见田洁一个人在玉米地旁边走,我兴奋的跑过去问她要不要坐我的车,没想到田洁一口答应了,田洁刚坐上车,我就感觉不对劲。

按说我们这个年纪的孩子,撑死了也就七十来斤,田洁又瘦又矮,可我带她的感觉比带我妈还重,田洁坐在后面看我累的满头大汗就下来给我擦汗,我嘿嘿笑着,心里别提多滋润了。谁知道就在田洁正对着我时,她身后冷不丁出现一个红色的影子,我瞪大眼睛,确定自己没看错,我赶紧让田洁赶紧上车,田洁问我干嘛不歇一会儿,我心有余悸的说等过了大河坝再歇。

我骑着车使劲蹬着往家跑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我突然感觉手腕冰凉冰凉的,而且两只手腕都是,就跟有人坐在我身上握着我的手一样。突然我车子猛地一轻,紧接着田洁哎哟一声,整个人陡的从车上掉了下去,我赶紧刹车,回头一看田洁从刚刚的滑坡上像皮球一样滚落,最后好在摔在了草地里,我把车一扔,立马跑了过去。

田洁坐了起来,手臂上、脸上都被摔破了,衣服也是这烂一块,那破一条,她捂着脸哭着对我说,吴遥你推我干嘛,你是个混蛋!

我无辜的说田洁,我两只手都在掌把,怎么可能推你呢?是你自己没坐好吧!

田洁站了起来,狠狠的剜了我一眼,说怪不得他们都说你们外地人没一个好的,吴遥,我算是看透你了,你也不是好东西。

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是外地人,打从我爷爷开始,我们家就搬到刘家庄了,跟这儿生活了几十年,我不就是不姓刘吗!我强忍着没发火,而是问她谁说的这话?

田洁没理我,气呼呼的往回走,我看着她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,心里别提多冤枉。就在田洁刚爬上坡的时候,刚才那个红色的身影蓦地又出现了,我浑身汗毛倒立,吓得连忙叫田洁,田洁不搭理我,继续往前走,就在她路过河坝边的时候,那红影突然变成了跟穿着勒着狐皮围巾的古装女人,她站在在田洁背后,伸出白嫩纤长的手,下一刻,她只需要轻轻一推,田洁就会跌落在河坝里。

我几乎带着哭腔喊道不要啊,田洁愣了下,回头看了我一眼,下一秒,她整个人忽地消失在了我面前!

我双腿一软,瘫坐在地上,顿时六神无主了。大概过了两分钟我才想起来去叫人,村里大人们赶来下水救的时候,田洁已经快不行了,田洁爸妈抱着田洁坐上救护车的那一瞬,我看到车旁站着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,高傲、茕然、又艳丽,她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,仿佛一切都跟她无关似的。而且除了我,其他人好像根本看不到她,她依旧那么美,和我第一次在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,只不过这一刻,她更像地狱而来的恶鬼一般让我毛骨悚然!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